玉石器

我国素有“玉石之国”的美称,玉文化历经八千年而不衰。新石器时代晚期形成了中国玉器制作和使用的第一个高峰期。融合了当时社会中最高技术和精湛技艺于一身的玉器,不仅成为“事神致福”的神崇拜仪式中沟通人神必不可少的媒介,同时也成为彰显拥有者社会地位和等级的主要标尺。这种宗教礼仪与社会政治、人伦功能并重的用玉制度,经先秦儒家“君子比德于玉”人文哲理的渲染,使得中国玉器承载起“礼”与“德”的使命,成就了中华玉文化生生不息的神话。

1989年新干大洋洲商墓出土玉器754件,是继安阳殷墟、广汉三星堆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。出土的玉器可分为礼器、仪仗器、装饰品三大类。大洋洲玉器群既具有商代古玉的普遍共性,又带有自身的个性,是商代南方地区一批典型的标准器。它为中国古玉的研究,尤其是传世古玉器的断代和鉴赏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明代在江西分封了宁王、淮王和益王三藩,其家族墓出土玉器数千件,有礼仪用玉圭、玉璧,实用佩玉、腰带、带钩、头饰、服饰、坠饰等,以玉圭、玉腰带及各种玉佩最为常见。这些玉器的时代从明中期至末期,为研究明朝中央和地方制玉的相互关系提供了新的视角。